南京圣贝中西医结合医院

成人高考何去何从?

2014-06-26 23:11    发布者:大竹招生网    评论:0    浏览:2708


1986年,原国家教委对成人高校实行全国统一招生考试,正式将成人高等教育纳入国家统一管理。当时,由于高考入学率低,这种面向大众和已经工作人群的教育,培养了不少人才,成人高考一度被称为“人生路上的另外一个加油站”。

  江西科技学院的成人高考集体舞弊事件,又一次把成人高考的去留问题带到了舆论中心。

  1986年,原国家教委对成人高校实行全国统一招生考试,正式将成人高等教育纳入国家统一管理。当时,由于高考入学率低,这种面向大众和已经工作人群的教育,培养了不少人才,成人高考一度被称为“人生路上的另外一个加油站”。

  如今,二十多年过去,随着高校扩招,以及教育资源的日益丰富,成人高考的吸引力越发减弱,而成人高考作弊和录取分数过低则不时出现在新闻中。

  随着成人高考的创收作用被日益强化,呼吁取消成人高考的声音开始出现。2010年,上海、江苏的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中都提出,要逐步取消成人高等教育入学考试制度。

  “过去我们认为接受成人高等教育是为了拿一个学历。”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表示,成人高考过于看重学历的定位导致了现在的困境。他认为,成人高等教育应该是满足人的教育需要而非获取文凭。

  教育学者熊丙奇则认为,应该放开国家授予成人高考学历,“让社会来决定你学校文凭的含金量,这样学校才会重视品牌,重视成人高等教育”。

  尴尬的成人高考

  2013年的北京成人高考报名人数创下十年来的新低。

  据统计,2013年北京成人高考仅有约8.4万人报名,实际参考人数约为7.6万人,有报道称,考试当天,不少考场内的座位都是空的。

  北京成人高考的好时光大约是在1990年到2003年,2003年是北京成人高考报名人数的高峰,那一年,报名人数比2002年增加了8700多人,近18万人报考,而当年的计划招生名额大约为6.4万人,录取率约为35.6%。

  好日子一去不返。2004年,报名人数降到11万人左右。此后,除2006年报名人数跌至10万人以下,2005年至2011年北京成人高考报名人数一直徘徊在10万~11万人。2012年,成人高考报名人数继续下滑,报名人数为9.6万人。到2013年,减少近十万人。与报考人数相比,录取率倒是在不断上升。北京2013年的成人高考录取率约为91%。

  成人高考吸引力下降,报名人数减少,北京这十年所遭遇的,正是中国成人高考目前所普遍面临的困境。

  中国的成人教育兴起于1949年后,上世纪五十年代,以夜校、函授教育、电视大学、广播大学为主的成人教育成为普通高等教育的补充。

  1986年,原国家教委决定对成人高校实行全国统一招生考试,从国家层面对成人高等教育的入学以及学位发放进行规范,至此,我国的成人高等教育开始走上规范化道路。

  成人高考推出之时,普通高等教育尚未大规模扩招,仍然是精英化教育。根据教育部的相关资料,1986年实行成人高考时,当年的高等教育毛入学率仅为3.56%。最初,成人高等教育的参与对象主要是“文革”中失去教育机会的一代,此后扩大到所有在职工作人员,为无数人打开了高等教育之窗。

  随着1999年高校扩招,尤其是高职高专类学校大幅度扩招,加之多种学历教育的出现,成人高等教育日益受到冲击。

  冲击之下,各地甚至出现过报名数小于计划招生数的情况,2005年,就有湖北、新疆等6地出现考生少于招生计划的情况。

  此外,成人高考录取分数不断降低,目前成人高考有高中起点升专科、高中起点升本科、专科升本科(以下简称“高起专、高起本、专升本”)三种形式,以高起专为例,共要考三门总分450分,然而河北省今年的高起专理工科录取分数线仅为100分,文科则为110分,而这也是全国成人高考目前的普遍现象。

  “成考文凭不值钱了。”在民办学校从事成人高考培训的闫靳(化名)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,“以前考个专科都很难,现在不一样了,成考的认可度也不如自考,所以考的人越来越少。”

  “花钱买个学历”

  外界冲击之下,诸多成人高等教育,选择的不是转变办学理念,而是不断降低学生获得学历文凭的门槛,国家承认的学历教育成为成人高考最重要的依赖所在。

  一位985高校从事继续教育工作的老师告诉记者,他们学校在成考学生结业考试之前,都会给学生一本习题册,里面有70%的考题,以保证学生只要稍微复习就能过关。

  “我们这还是很严格的了,学校不考试的也不少,你多交点钱就是了。”这位老师说,“但是我们也不能跟学生太为难,要让人家拿到文凭不是?”

  这位老师表示,他们学校会给成考的学生发一些光盘,还有一些网络学习的考勤,而这已经算是管理的比较严格了,“因为我们学校毕竟还有些品牌,不然谁来读啊?”

  熊丙奇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,成人高考存在利益导向的问题,而这很容易出现舞弊现象,“学校以高通过率吸引学生读成考,学生就也就是为了文凭,如果考试难、通过率低,本来就吸引力下降的成考,还会有多少学生选择?最后这就变成考试部门还有学校共同的生意了,而受到最大伤害的,还是成考的品质。”

  闫靳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,成人高考招生现在越来越难,学校为了学生通过考试都会想各种办法,他自己监考时,也不时会遇到考场作弊的情况。

  闫靳表示,参加成人高考的考生,大多是参加高起本或者专升本,是为了获得一个本科文凭,“虽然成考文凭不值钱了,但有些地方还是认,其实就相当于花钱买个学历”。

  “成人高考还是定位的问题。”储朝晖表示,“过去成人高考主要是获得学历的渠道,现在机会多了,这个需求已经萎缩了。”

  他认为,很多人把成人高考作为一种谋取学历的方式,“实际上就等于花钱买学历,这个定位不改,成人高考作弊或创收的情况自然会蔓延开来。”

  何去何从

  2010年,上海、江苏提出要改变成人高等教育入学考试制度,“建立宽进严出的成人入学制度”。

  “宽进严出意义不大。”前述985高校老师说,“严出怎么严呢?谁来执行?这个很难,学校不会跟学生过不去。”

  熊丙奇则认为,现在其实就是“宽出”。熊丙奇表示,成人高考作为高等教育的补充,还是有存在的意义,关键是要把授予学历的权力还给学校,让社会机构来认定学历的品质,“否则只要是国家授予学位,学校不会有动力去提高教育品质”。

  储朝晖也认为,应该把成考学历的认证淘汰交给学校去做,“如果是专业的第三方组织来做,可能就是谁有信誉谁就能生存下来。”

  储朝晖表示,国家应该培养这样独立的第三方认证组织:“我们现在把成人高考当做官方的,而不是一个第三方机构。第三方机构就是独立的,只是作为评价和服务,我服务得好人家认可就行,就成为一个品牌。如果我服务得不好,人家不认可,我就生存不下去。去培养这样的第三方机构,给他们资金。政府要抽身出来,不要把成人高考当做一个‘衙门’。”

  储朝晖说,“成人教育应更多地跟每个人的生活、成长相伴随,不在于一定要拿到什么学历,而在于它能够满足某一方面的需求。”

  闫靳正打算离开他所在的民办学校,他觉得现在的教书工作没有什么成就感,很多学生也不来上课,“学校只想挣钱,做着没什么意思”。

4 顶一下
爱大竹网(www.idazhu.net)——竹城百姓的网络媒体,一个城市的消费指南!爱大竹网
如果您要进行评论信息,请先 登录 或者 快速注册 。
评论总数:0

网友评论

《尖锐湿疣的诊治》 大竹官方微信、大竹官方微博二维码 原创歌曲《大竹话》